交换出生命的检举
  
  这是无人敢交换出生命的检举
  公元二零一七年。所写的诗稿。
  
  路面,失控了。
  暗流的分裂症在发作;黑道(民间所指为黑社会)
  从索马里海面,飘来;
  驮着一封黑色的信札。
  
  是羊毛裹着骨头的主义的圣歌么
  黑色的音乐
  废止了黄河文明口腔的符号记忆。
  
  一片举手,举手后
  暴力词语。动作,动词后缀的指向
  (扬言:杀文人、名人、中科院士)
  堆垒的声音:绝非,一个口臭味者。
  
  一个时代主流
  黑色暴力思想侵蚀后,有蚁穴的
  溃堤吗?如若检举的眼睛要流血。
  请将我战斗的鲜血,灌进太阳的
  受辱后的贫血。阻挡大灾的突变。
  
  暗流的甬道
  已将我宣判。我并不哀戚笔尖的愚蠢
  像一片湿叶
  粘着,吹残滑落的危险。枪决我的
  岂能是枪声里的子弹?
满堂彩   可怕的,是举报的公理与正义应声倒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