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在群里看到省林业局的忠义兄弟转发了一篇《在没有父母的老屋,我只是故乡的客人》的文章,通读下来,心里酸酸的,急忙点了一个大大的赞。不一会,在尖草坪公安分局迎新街派出所工作的宗礼兄弟@我和忠义说:“咱们都有那感觉……”。忠义、宗礼和我是运城老乡,忠义家是芮城县,宗礼和我是盐湖区冯村乡。河东重乡情,故有共鸣。人言:“少年不觉家乡好,年长方知乡愁长。”思乡,念亲,是人之本能,对于身在异乡的游子,此情尤甚!

}FPPJB0~IV12@PX]L2_5)JY.png

  新杜村村子位于鸣条岗上,听老人们讲,是酒仙杜康的故里。《汉征士卫公讳皓之墓碑》称山西运城鸣条岗,背稷山,带涑水,面中条山,如列屏障。中开广原,为虞夏帝都所在。帝舜陵庙在其左,后稷庙在其右。禹都畿内风景此地最佳。传说,杜康年轻时在此酿酒,后来因为本地的水质不好(含氟量高),才去了河南,暮年回归乡里。村南有一个南北长21米、东西宽11米、高3米的墓冢,这便是杜康墓。村里的戏台旁边有一块清朝咸丰八年(1858)刻的“先贤杜康故里”石碑。村东五里有“纸圣”蔡伦的“汉龙亭侯蔡伦”碑及墓。鉴此,有人曾撰一联:

  舜帝禹王蔡伦杜康温公卫铄寝鸣条此地灵光揽天下谁能与比;

满堂彩  雪棉香麦火柿相枣蜜果酥梨妆涑水其间瑞气惠后裔杰出无穷。

满堂彩  家乡的院子有七分地大,在村子东面,大巷南面的“顶头”。早年间,父亲在院里、院外种了好多树。门前种有柳树以便乘凉,院里南墙底种有桑葚树(因为运城当地有“前不栽桑,后不栽柳”的说法,故而反方向栽种)。院子中间有一棵大柿树(旦柿),是在盖房之前就有的,树冠很大,枝叶茂盛犹如一把巨伞,让炎热的夏天,多了一份清凉。每年春天树下会散落一些呈喇叭状、硬硬的黄花,我和小伙伴们会用棉线把它穿起来戴在脖子上充当“项链”。虽说是假“项链”,但是柿树花散发出淡淡的香味,却有驱蚊避虫之效。柿子树周围种有桃树、杏树、梨树、苹果树、核桃树、李子树、花椒树等。仅桃子一种水果,我就可以从五月(五月鲜)吃到九月…

  老屋是三间瓦房,一堂两屋,是六六年盖得。那一年父母“文革”落难回乡,本家的叔伯兄弟张罗着帮助父亲盖房起院,用土夯的“胡塉”砌墙。由于困难,从祖坟里用了一些树做梁、檩、椽。曾听母亲讲,刚开始的时候,屋子里老有响动,一个人在家时,也是怪害怕的。后来,父亲和三爸一同去祖坟祭奠说:“后人在难处,用了祖先的东西,是迫不得已,还望先人莫怪”。说来也巧,过了一段时间也就没有响动了。后来,我琢磨可能是树新砍后就直接用了,它有一个干燥的过程,也就有了啪啪开裂的响动。再后来,父母恢复工作后,举家搬迁太原。老屋也就没人居住了,一直锁着门,原来的状态得以保留。

  对于离家久远的人而言,人世间,最觉亲切的永远是故乡的那一缕乡音,最依恋的永远是故乡的那一份乡情。这些年,我写了许多关于故乡的文章,如《故乡的三白瓜》、《近乡情更怯》、《莫忘乡音》、《柿子红了》、《河东采风随笔十三篇》等。但始终觉得没能把游子与老屋的情感表达出来。每次回乡,我一般是在堂兄高高家住。期间,我总是会到老院子里看一看,坐在台阶上和老屋对对话。我是生在运城长在运城的,自幼受河东文化的熏陶,乡情、乡愁自然是会浓烈一些。这里有我童年的欢乐,有我少年的希冀,有我只能存于记忆中的长辈们……

满堂彩  常想,在我离开之后,这老屋又要重归一如既往的寂静,再也没进进出出的人影。于是,离开老屋时,我会把老屋从头到脚重新细细扫一遍。回头一望,发现老屋被永远定格在这美丽的故乡里,铭刻在我的记忆中。

满堂彩  终究,我也成了家乡的客人了,每每离开村子时,我都会低着头急行,但常常会听到已是耄耋之年的三爸、三妈在身后高声喊道:

满堂彩  “钦娃,有时间可回哩……”。

  如鲠在喉的我是不敢回头的,任由泪水在胸前飘落……走时,老屋的雨一直在下……


关键词:美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