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堂彩  沙俄东方木材公司在六十二设立“干多罗”柜房,也就是作业所,招募了中国人做大柜、二柜及大小把头,招收了一千多名林业工人,还豢养了四十多名白俄监工,在六十二一带展开了“拔大毛”“剃光头”掠夺式采伐。仅一年的时间,“干多罗”四周的山场就变成了秃山荒岭了。

1%CWB[YPPF$S}6_W0W@1DG3.png

  年日本侵入大兴安岭林区后,日本人占领这里的山场,成立了“满鲜公司”并接管了东方木材公司,继续修筑铁路,1935年修到六十二公里。1935年前后,日本退役军官看到绰尔林区茂盛的原始森林有利可图,垂涎欲滴,乘机而入。很快绰尔河两岸就出现了大东洋行、常维珠、东华龙、兴亚等木材公司。他们分割山场,大肆掠夺森林资源。

满堂彩  随着对森林的掠夺,修筑的铁路也在不断地延伸。1937年铺设到七十四公里,1939年铺设到八十公里,1940年至1945年路基逐步延伸到八十四公里、九十七公里和一百一十二公里。日本投降后终止修筑。

  这个期间,六十二是日伪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居住着约一百五十余户人家,八百多口人。居民主要是铁路和林业采伐工人及其家属以及三十余户苏联侨民。因为掠夺的需要,以六十二为中心辐射四周,还设立了伪政府、警察特务机关,驻扎着大批日伪军警,用于管理成百上千的劳工;同时还开设了大烟馆,有中国、朝鲜、日本、俄罗斯妓女的妓院及赌局、药房、磨坊、餐馆等场所。

  老人讲,1958年他来到六十二的时候,这里仍然叫干多罗林场。绰尔河两岸的森林已经采光,留下的都是齐胸高的树墩子,那是因为过去采伐都用两人拉的大肚子锯,无法降低拉锯的高度。老人还讲,那片扒掉的老房子就有当时的妓院、烟馆……

  日本投降后,绰尔林区匪患猖獗。当时,绰尔林区出现四股较大的土匪武装。报字号“走之交”的吴铁生股匪、马文凯股匪、张大砍股匪,同时还有从布特哈旗、莫力达瓦旗、阿荣旗等地流窜来的流动匪队,给绰尔林区老百姓的安全造成极大威胁。1946年5月,东北民主联军西满护路军六

  团进驻博克图后,由团长王增生、政委杨春晖、副政委席肇富率三连驻绰尔地区开始剿匪。另抽调30名工人组成人民武装自卫队。

  原六团三连改编为五连,连长裴金峰就是一位被绰尔人民传颂的人物。1947年6月18日,六团责成驻守在六十二的五连围剿马文凯股匪。这股土匪自1946年3月即活动在绰尔林区,大肆抢夺,为害甚重。围剿战斗在绰尔铁路第一支线打响。在追歼中,五连连长裴金峰英勇牺牲,时年仅三十三岁。六团调部队进山围剿,在97公里将马匪活捉,土匪大部就歼。裴金峰烈士追悼会在六十二举行。裴金峰,原籍河北省肃宁县,1939年参加革命,当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他为人和善,谦虚谨慎,乐于助人。他不仅肩负着保卫铁路和剿匪的重任,而且还要发动群众,时时处处关心群众的生活,解决群众的实际困难,他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。

  裴金峰牺牲后,当地群众一致要求在六十二为他开追悼会,并请求为他赶制一口“大四五六”的好棺材,以表达群众的一份心意。当地工会和农会完全支持群众的意愿,选择了上好木材,召集了能工巧匠,夜以继日地赶制了棺材,同时扎了一副四十五抬杠架。裴连长牺牲的第四天午后,民众为裴金峰举行了追悼会。之后,裴金峰的灵柩被抬上火车,由驻军两个班的战士护送到博克图安葬。

  如今,我们去博克图,距离车站1公里的地方,有一座博克图烈士纪念碑,青铜铭牌上可以看到裴金峰的名字。

  酒足饭饱后,我们继续赶路。我们进入了七十四、七十六,也就是绰河源镇。1996年设绰源镇,2010年更名绰河源镇。这里过去也叫“北千里”,是绰源林业局局址所在地。

  老人特意来到小镇的“太阳星广场”拍照。这里陈列着一整棵大木头,上面摆放着大斧子、大肚子锯、歪把子锯、油锯和卡钩。这一组实物的陈列,诉说着俄日掠夺大兴安岭森林资源和大兴安岭林区开发的历史进程。

满堂彩  八十,过去叫“千里”,现在仍然叫梨子山,归属于绰河源镇,八十年代因铁矿曾设镇,红火了一阵子。

  八十四,过去叫“南千里”,因乌丹河流经这里汇入绰尔河,因此这里也叫“乌丹河”。除此外,在俄日到解放后一段时间里,这里曾有俄罗斯人定居的自然村屯,因此人们也称这里为“毛子屯”。

  九十七,苏格河在这里汇入绰尔河,因此也叫“苏格河”。1957年喜桂图旗设博林区,建博林镇;1958年绰尔林业局在这里成立,博林镇改名绰尔镇。

  一百一十二,曾设狼峰站,这里有一个林场和一个生产队。

  年从一百一十二到一百二十五的铁路铺设完成。

  最后一站,我们到达一百二十五。过去这里设有塔尔气经营所,车站名为松岭。

  年绰尔林业局局址迁到这里,1984年建塔尔气镇。后因站名与黑龙江大兴安岭松岭站名相同,给乘车和邮递带来不少麻烦,改为“塔尔气站”。

  我们的行程结束了,我们的拍摄任务也完成了。车返回到六十二,在绰乌公路的山口,老人下了车,环顾四周,看了许久许久。我想,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定充满感情,他是向这里的山山水水做最后的诀别。

满堂彩  车沿着当年日本关东军修筑的简易公路向乌奴耳奔驰。一路的颠簸劳顿,老人累了,倚在靠背上打着鼾睡着了。我想,他一定进入了梦乡,那是一个人生的梦、一个绿色的梦……

满堂彩  此时,我的感觉依然是云游在蓝天、白云、山峦、森林、河流、湿地、草原之间的美景之中。继而我的脑海中又开始重播大兴安岭昔日的胶片。现在,已经听不到山场上“顺山倒”的喊山号子和贮木场“哈腰挂啊,掌腰起啊”的抬木号子声了;也看不到那堆得高高的木材垛了;早期那些板夹泥、木刻楞民居已经被高楼、彩瓦大砖房所替代;人工抚育的森林已经布满山峦,遭受砍伐的森林遗迹已经荡然无存。是的,人类为了生存可以破坏一切,同样为了生存也可以创造一切。大兴安岭林区已经进入生态恢复期,会越来越好,这就是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理念创造的伟大奇迹。

  大兴安岭涵盖了地理、历史、地质、气候、动植物、社会、民族宗教等等学科,是一本厚厚的书。我有自知之明,我永远也读不完这本大书……


关键词:美文